麦香·麦乡

丰收时节,麦香总是如此的沁人心脾,时而为她的香味感到舒心,令人感叹今年又是硕果累累,时而也因为她的扩散,触动神经,总是勾起那一段段美好的回忆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记忆中的麦香是是从麦芽糖中散发出来的。那是一个下午放学的时刻,我从学校背着书包心冲冲地向家的方向跑去,我一边跑一边跟路上的行人打招呼,喘了两口气终于来到家门口,其实学校离家也就五分钟的路程,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跑步回家。我叫了一声“爷爷”没人应,我以为他出去跟老朋友下棋去了,就没想多少,小跑上二楼,我这回傻眼了,看到一根柱子边围着一圈不知名的东西,有点像拉长的面粉团,好奇心太重,所以上前凑凑,因为祖父教导过不了解的东西不能乱碰,所以没有用手去摸,而是静静地在等人出来给我解释,不一会儿祖父从厨房出来,手里还拿着拖着一只塞满麦芽的大海碗。他说,看我是怎么弄麦芽糖,所以我书包都没有放下,眼睛一直盯着那根柱子,直到麦芽全部碾碎了,用力拉黏糊团成完美形状,祖父才把所有东西收拾掉,去做最后一道工序——用锅熬制。

祖父并不是没事就给我们做麦芽糖吃,而是每逢年过节才给我我们做;因为他说过,麦芽糖象征和谐、幸福以及对祖先的敬畏,不到节日不能乱吃,否则会长智齿;所以我们吃到麦芽糖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老家是西南水乡,天无三日晴,适合种植水稻,一年一熟,种植麦子不容易成活,祖父经过几年试种麦子的惨痛教训放弃了自己种麦子,所以嘱托一个朋友,每年给家里捎买一袋50斤的东北麦子,所以那些年每个节日前一天总能看到祖父在忙,我们小孩子也在忙,盼望着祖父快点做好麦芽糖。

祖父没读过书,所以也不认识多少字,但这不妨碍他走南闯北见世面,积累不少经验,因此在我们家里也是很有话语权的。他虽然不识字,但是他组织能力强,能做好公社上面分派的任务,每次出村去省城购买货物,总是能够将账目算得一清二楚,每次去犁公家的田,总能带领生产小队在规定日程内完成,所以小时候的我很佩服他。

有一年因为生产队的队长没有分配好生产面积,导致收获季节去收产的时候发现比往年减产了不少,但是祖父所在的那一生产小组组长听了他的建议高负荷完成工作,还能保持往年的收成,队长很欣赏他,在第三年的公社选举大会上成功当选为某小队队长。

祖父因为有了“权”,也就放开手脚,看到村里没通电,觉得很不方便,通过朋友得知,修建水电站能够发电,因此叫了一个石姓开重皮卡车的年轻后生吃了顿饭,第二天早上就坐卡车去外省的“靖县”,回来的时候带回了满满一车水泥,接着叫来全村党员还有干部召开生产队会议,会议通过大伙的意见定下实策,每家出男丁2人,六月份开始新修水电站,所以浩浩荡荡的水电站工程就开始了,全部人工运送水泥、砂石,在村门口一里地的河坝边上,历时半个月修成水电站,接着在村里筹钱去县城买了大功率的发电机,还带了几个人回来安装发电机,村里青壮年配合着拉电线,我们村成为了我们片区第一个通电的村落。尔后,祖父也无偿帮助其他村修建水电站。

祖父虽然当上了小队队长,但是家里面还是很穷,父亲和叔父以及几个姑姑只有在年关的时候才能添一件新衣,不是祖父不好好做事,而是祖父性格秉直,坚持原则:是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我的送给我也不要;有时候祖父去县城采买公家货物,同村人递银票叫祖父带一些小东西,还出不少小费,但是祖父从来没有去接过小费,只是用心记住他们要捎带采买的东西。

在我还不读书、大概五六岁的时候,祖父带我去10里外的二婶家,当时走的是山路,脚下苔藓绿油油的一片,一路上我跌跌撞撞,祖父总是在后面扶起我,叫我小心一点,我好像跌了6次才到二婶家,祖父给我递上毛巾擦汗。

后来我上高中,就去了县城,与祖父见面的日子渐渐少了。偶尔也是通过电话联系,他不耐其烦地问我近况,问我在县城生活还习惯吧,我也常常跟他说我以前的故事,所以每次打电话总要笑一会儿。

在我念高三上学期十一月份的时候,接到了家里的电话,祖父突然病了,而且病得很严重,不过神智还是清晰的,我当时茫然不解,祖父不是一直生活的好好的吗?怎么会病了?因此我打电话给父亲,叫他拿电话让祖父接听,祖父叫了一声:臭小子,不要回来,学业要紧,我身体好着呢;我马上应答过去。我不相信这空穴来风,去跟班主任请假,她居然不给我批假,说只能周六周日请假,所以我一直熬到周六才去办公室找班主任批假,然后一路跑去汽车站,坐班车回家。

在回去的路上,我的内心急促不安,看着车窗外嬉戏的鸟儿,脸色特别难看,希望车可以早点到家。

下了车,我连书包都没有仔细清理,一路小跑奔向家的方向,进了大门没看到一个人,走进大堂,一片片哭声袭来,正北方向静静地躺着一名老年男子,他就是我的祖父,我什么也顾不上,直接跪下,嚎啕大哭,脑海里想起了我与祖父一起生活的日常,那些回忆像幻灯片一样一张接着一张,眼睛已经睁不开了,直到二表姐来拉起我,一边劝我想得开一些,一边给我递一碗小白粥,我才略有清醒,是啊,祖父虽然走了,但是他还存活在我的心中,还存在这个世界上,他在天边看着我以后一步步的成长。

祖父的葬礼第二天举行,根据他的遗愿并没有过于铺张浪费,只有唢呐声响彻整个云霄,他说过走的时候应该干干净净的走,不留一点东西在这世上;我和堂兄弟以及表哥表姐一路撒纸钱跟随灵柩到墓地,一切安葬仪式完成之后,又给祖父磕三个响头,才恋恋不舍地回去。

在之后的岁月年华,我有时在深夜也会想起祖父,想起跟他生活的点点滴滴,想起他给我说过的话,想起他教训我的样子……我觉得他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祖父。

前一阵子,来学校的路上遇到一家卖甜点的商店,我进去看到了有卖麦芽糖,我买了一些,回来宿舍吃着很甜,还飘着有麦子的香味,突然想到祖父曾给我做过的麦芽糖,那时候没有搅拌机,没有……祖父曾说过要带我去真正的麦乡,时隔多年,麦香虽仍在,但麦乡却了无音讯,我应该也永远到不了麦乡。

本文链接:

https://fisg.cn/35.shtml
1 + 6 =
6 评论
    偶抒漫话Chrome 63Windows 10
    4月5日 回复

    老一辈人用自己的坚韧和朴实,一点一点丈量着生命的意义。你的祖父很伟大~

      陌岸Chrome 53Android O
      4月6日 回复

      @偶抒漫话 老一辈的人都这样,不像现代年轻人了,不懂得艰苦朴素。

    知趣书库UC Browser 12Android O
    4月17日 回复

    留下我的脚气[嘻嘻]

      陌岸Chrome 53Android O
      4月17日 回复

      @知趣书库 欢迎光临!

    姜辰Firefox Browser 60Windows 10
    4月24日 回复

    让我也有点怀念家乡了。

    算了,几十公里,开车回去吧。

      陌岸Chrome 53Android O
      4月24日 回复

      @姜辰 羡慕姜辰哥哥开车回家。